原创图画书“实干派”的编辑心经

时间:2018-05-1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近两年,图画书成为童书中的大热细分门类,精品不断,市场热度不减。一改早期引进版占据主流的局面,图画书原创势力逐渐站稳脚跟。基础作品数量激增,题材多样,国际合作模式成效显著,“走出去”喜讯不断,诸多鼓励原创的图画书奖、平台先后设立……不少人感叹,“原创图画书时代”正在到来……在这些喜人成就背后,是一批实干派的辛勤耕耘和默默付出,这些实干派既包括致力于图画书创作的文、图作者,也包括原创图画书编辑。

此前,本报曾推出“插画师文字作者背对背”系列选题,在该选题中,插画师和文字作者在讲述图画书创作的背后故事时,不约而同地提及到编辑在文、图作者沟通等方面起到的作用。那么,原创图画书编辑与其他图书品类编辑相比,需要哪些特殊技能?在实干派眼中,“原创图画书时代”是否已经到来?原创图画书“爆款”打造是否已摸索出“套路”?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特从部分深耕原创图画书市场的出版策划机构中邀请几位资深实干派,讲一讲他们眼中的原创图画书市场现状以及在文、图作者之间“周旋”的编辑心经。

唐威丽:编辑始终要有自己的尺度、原则和目标,否则你可能会因被强势的观点牵着走而被迫妥协。

凌艳明:优质作者确实难寻,因为抢夺太激烈了……尤其是插画作者。大家不要急躁,不要过度开发作者,更不要把原创图画书做坏掉。

徐超:编辑和作家、画家并不是敌人,不需要斗智斗勇。意见不同的情况会有很多,这种时候就要耐心地摆事实、讲道理。

宗匠:没有什么妙招,如果有,一是贴近孩子需求,二是不做搬运工,没有差异化的产品不做。

莫被强势观点“牵着走”

■唐威丽(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图书中心文学一部主任)

现在是原创图画书“大步走”的好时机。中国读者对图画书已经有很高的认可度,并将其作为婴幼儿阅读的必选品种,也对原创图画书有了强烈期待。从事绘本创作的人越来越多,作品也逐渐赢得国内国外专业人士及大众的认可,这对那些正走在绘本创作路上的人来说,是很好的参考榜样。各出版社的图画书编辑大多是从文编或者美编转型而来,经过几年的学习和磨砺,也基本上培养出一批专业的图画书编辑。所以,整体看来,原创图画书已经可以迈开步子大步走了。

但是,对创作者来说,是原创图画书的好时代,对读者来说还不算。目前读者对原创图画书的期待是带着包容心态的,他们虽然接受了,但也能看到原创图画书的距离和问题。等读者普遍对原创图画书带着挑剔的心态阅读的时候,才是我们原创图画书时代到来的标志。目前,中国的原创图画书还存在很多选题盲区,我们中少社现在做的就是在这些盲区里进行探索尝试。

原创图画书编辑已不是单纯的文字编辑或美术编辑,而是需要高超的创意文字能力和对美术的鉴赏能力。同时,需要从选题开始就参与到创作中,跟作者深入沟通,而不是后期单纯的编辑加工,所以,需要调动内在的创造力和协调组织能力。但最重要的,是一种责任心和精益求精的态度。图画书的创作出版过程,是一个化繁为简,高度凝练的过程。无论多小的细节,只要轻易放过或者放弃,都会在最后的成品中放大。所以,在做的过程中,要精益求精,全力以赴。

有的图画书的价值在于填补了一类空白,有的价值在于童趣创意。但整体上,原创图画书的成功与选题的定位、格局、创意有很大的关系。经过这几年的挖掘、鼓励和培养,中国有一批优秀的原创图画书作者脱颖而出,对图画书的题材挖掘、创作规律把握的很自如,甚至有的作者在国际上已经树立了品牌形象。但是,跟国外相比,中国图画书的创作者整体水平还比较单薄,创作探索的方向比较集中,有些窄。

文、图合作的绘本,沟通上会占用很多的时间,尤其是不方便面对面交流、分歧大的时候可能会影响作品进度。所以跟图文作者沟通时需要技巧、耐心,特别需要换位思考,要找到他们考虑的初衷、目的,然后换位去理解,这样才能促进沟通,同时也能帮助你进入作品的内在逻辑。但无论什么情况,编辑始终要有自己的尺度、原则和目标,否则你可能会被强势的观点牵着走而被迫妥协。

实操案例

从2014年开始我们打造“九神鹿绘本馆”,以传统文化为基调,以文化传承为使命,力求在作品中将中国文化基因与当代生活体会、孩子的情感认知结合起来,做出既有中国文化根基又贴近儿童阅读需求的产品。目前出版了10册,包括《年》《盘中餐》等,其中《盘中餐》已经赢得了二三十个奖项,其他作品也基本获奖或者版权输出国外,“九神鹿绘本馆”逐渐在读者心中扎下根来。

实操技能

时刻不忘换位思考,进入作品的内在逻辑。

相互尊重 坦诚相待

■凌艳明(明天出版社低幼图书出版中心主任)

原创图画书迅速发展、急剧膨胀,创作和出版都相对容易,但原创图画书时代还未到“最好”。原创图画书数量的激增,在一定程度上似乎造成了市场的饱和,但其实因为作品质量参差不齐,鱼龙混杂,并且在选题领域也有缺失和不全面的地方,所以并没有达到真正的饱和。随着图画书创作者的不断成熟,参与图画书创作的作者不断丰富,原创图画书应该是持续有新品有良品推出的一个图书板块,才能保证图画书市场的良性发展。

原创图画书编辑首先要是一位合格的图书编辑,是一位合格的童书编辑,这是做图画书编辑的基础。

从专业角度看,首先要有发现图画书脚本的能力,能够从一个不是那么好的故事里发现好故事的核,从而拉出一条好的线,才能架构一个好的图画书脚本。

第二,要有从文字里看到图画的能力,图画书是文图共同说话,如何能够将两种艺术表现形式统一到一起,或者说如何将貌似南辕北辙的文和图生成新的故事,这都是需要历练的本事。

第三,充分尊重文图作者。许多优秀的图画书都是文字作者、图画作者和编辑三方共同参与创作的,很大程度上,甚至编辑会占主导意见。但我们要学会充分尊重文图作者的创作意图,这里面,畅通、有效的沟通非常必要。

当前的童书市场存在一些不健康的因素,有很多优秀的作品不能到达读者,也就很难说是否被读者认可。一本书的成功与否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编辑经常说:书有书的命。但有一点还是百年不变的,那就是图书本身真的是一本优秀的图书,这是基础。

目前国内的图画书出版蓬勃,优秀的插画作者档期满满,这给编辑的约稿、组稿带来了很多困扰。制定好的出版计划和心仪的插画作者的档期发生冲突,有时很难取舍。优秀的创作者其实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难以沟通,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坦诚相待,沟通的效率就会很高。

优质作者难寻,是因为抢夺太激烈了……尤其是插画作者。我觉得大家不要这样急躁,不要过度开发作者,不要把原创图画书做坏掉。不管什么时候,图书市场都是需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作为编辑,我们也特别期待新锐作者的涌现,希望市场能给新人更多机会。

实操案例

明天出版社是国内最早进行原创图画书出版的出版社之一,多年来推出了《小肚兜幼儿情感启蒙故事》《曹文轩纯美绘本》《秦文君温暖绘本》等原创图画书,积累了丰富的编辑经验。2017年,我社整合推出《明天原创图画书》,倾力打造中国优秀原创图画书阵地。同时,在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创新方面,陆续推出了《老故事》《老童谣》《老游戏》等原创图画书系列。2018年,将推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图画书大系》,通过文学性的创作,借助图画书的表现方式,将“非遗”项目独具魅力的艺术形式和其传承中积淀的丰厚的文化资源呈现给今天的儿童。

实操技能

充分尊重文图作者,坦诚相待。

平庸的图画书留不住

■徐超(接力出版社婴幼分社项目主管)

作为一名原创图画书编辑,最重要的是要有尊重孩子、理解孩子的观念与能力,否则,做出来的就是一部“无根”的图画书。其次,需要有开阔的视野和多元的理解能力。编辑缺乏这些能力,会限制原创图画书的发展空间和可能性。第三,需要读图能力及对图画书整体结构的理解能力。如果无法读懂画面所传达的意义与情感,那就等于完全无法读懂图画书。当然,与作家、画家沟通的能力,对市场的判断能力等等也非常重要。

优秀的图画书也许会“怀才不遇”,但平庸的图画书是一定留不住的。秉着为孩子出好书、打造精品为原则的标准,接力的原创图画书出版数量并不多,但我们真的下苦功夫在和作家、画家一起用心打磨作品,反复修改讨论,力争做到现阶段所能做到的最好。图画书对于画面要求非常高,所以需要编辑对分镜稿、线稿、上色稿等阶段的创意、结构、细节等反复地思考、修改,这中间总得经历无数次卡壳才能确定下被大家认可的方案。

作家本人往往最了解故事,所以文字作者的意见有时可以给画家和编辑打开思路的。但如果作家对于图画书并不是非常了解,就应该由编辑来沟通作家和画家,这样反馈的意见更加准确。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比如彭懿老师本身就是图画书研究专家,而且也很愿意听取别人的意见,在出版彭懿老师创作的图画书时,我们会选择作家、编辑和画家直接沟通的方式,这样反而更有效。

编辑和作家、画家并不是敌人,并不需要斗智斗勇。意见不同的情况会有很多,这种时候就要耐心地摆事实、讲道理。我们在说服作家、画家的时候,往往会写上很长的为什么应该这样做的理由。只要我们的意见确实是正确的,总是能够说服他们的。所以,编辑自身的专业素养非常重要。

优质的作家和画家非常稀缺,一部分作家和画家缺乏创作图画书的专业素养,用以前写的小说改一改就当成图画书脚本来出的情况非常普遍。而插画师对于图画书与商业插图以及插图书的区别也还缺乏足够的认识,这都是需要经历不断试错才能够成长的。同时,新锐作家和插画师虽然经验欠缺,但在创意上常有亮眼表现,只要假以时日,相信他们一定会成为非常成熟的图画书作家和画家。

实操案例

接力出版社婴幼分社2018年将会在原创图画书板块加大力度。目前已经出版的有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研究者彭懿的最新摄影图画书《驯鹿人的孩子》,彭懿与画家索焱联手的摄影与手绘结合图画书《仙女花开》。此外,4月出版的图画书还有著名自然文学作家黑鹤与新生代画家九儿联手创作的《鄂温克的驼鹿》,改编自王小波同名杂文、由张宁创作的布艺图画书《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本年度还将出版彭懿与画家李海燕的“图画书三部曲”,继《萤火虫女孩》后的《山楂树与狗獾村》(暂定名),“花婆婆”方素珍与画家徐开云的《募捐时间》(暂定名)等。

实操技能

(1)要有全局观也要有细节观,不能忽视绘本整体的结构与节奏。(2)打印纸稿讨论很重要,只在屏幕上看,很多问题很难发现。(3)要重视分镜稿和线稿,大部分问题都要在该阶段解决,尤其是结构、画面构图等问题。(4)在对结构、节奏、翻页效果等问题不确定时,可以用打印稿自己粘一本小假书来感觉一下。

非有创造性而不为

■宗匠(歪歪兔品牌创始人)

个人认为,原创图画书“最好的时代”还远未到来。一是当下原创图画书的选题范围还比较狭窄,风格特点单一。这说明我们的编辑、作者和插画师视野还需要拓展,需要将原创图画书引入一个多元的、丰富的形态视界。二是创造性不够,跟风模仿者众多。这个问题可能是更大的问题,某种程度上会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同时有让读者对原创失去信心和信任的风险。原创的市场还远未饱和,选题的盲区遍地皆是,原创图画书市场还有很大的潜力。

歪歪兔所做的图书,所有的选题都不是直接来自作者,而是以编辑为中心。编辑是整个项目的发动机。这要求编辑具备选题策划能力、寻找合适的作者和插画师以及准确把握风格的能力。当然,如果只是有什么米做什么饭,那可能是另外一种情况。一本书的成功,有多种标准。如果以销量作为标准,当然需要符合用户和客户的双重需求。比如满足家长对儿童教育需求的书,就比一般意义上的图画书要好卖。

歪歪兔童书出品的数量很少,每一本都会精心打磨。一本图书需要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完成从选题到出版的过程。个别模仿者的做法是,直接将我们已经出版的图书选题发到作者群里去找作者,然后再将他们确定的绘画风格发到画手群里去找画手。这样的仿品也许几个月就出版了,但从选题,到与作者和插画师的沟通,都是欠缺的。

整个原创图画书市场,作者和插画师都很欠缺。作者的问题常常是不懂儿童心理和儿童教育,仅仅靠爱好写作。不同作者写出来的东西,几乎看不出差别。好的插画师则更加难见,我们在做一本书的时候,常常要从10个以上的插画师里才能挑选出一个满意的。但也确实有给我们惊喜的年轻人。这样的插画师我们会重点培养,像我们一直合作的张文绮,本科是学动画的,但对插画感兴趣。我鼓励她来试,一本、两本……着急的时候哭鼻子,但终于上路了,后来考上了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的研究生。

在打造原创图画书的时候,没有什么妙招,如果有,一是贴近孩子需求,二是不做搬运工,没有差异化的产品不做。歪歪兔的图书全部是原创,图画书在其中占比较大。今年我们会有一些新的方向的产品出来,其中不乏我们预计中的爆品。

实操案例

2017年,我们出版了《学会管自己幼儿版——歪歪兔自控力教育系列绘本》,这是歪歪兔构建整个“全情商教育体系”的封刀之作,意味着我们在经过7年的努力之后,基本搭建完成了一个幼儿情商的教育体系。另外,我们在2017年年末和2018年年初先后出版了《呼兰河传绘本版》和《中国神话绘本》。这是歪歪兔品类拓展的第一步。这两种书虽然都是老旧题材,但我们进行了全新的编辑。中国神话题材,市面上选本很多,但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缺乏完整体系,故事零散,时间和人物关系混乱,让读者常常理不清头绪。我们经过近4年的研究,将中国创世神话梳理出一条清晰的线索,构建出一条中国神话的谱系,让孩子可以对史前中国有一个概括的了解。

实操技能

做书是一个及其严苛的过程,非有创造性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