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都出书网 > 出版资源 > 综合资讯 >

封面到底应该听谁的?

时间:2019-06-0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很不好意思地说,在我编辑生涯大部分时间里,我书的封面都是我自己决定的。当然,早期十分缺乏经验的时候,我也有自知之明,会充分和信任的设计师(也是我的作者)沟通,所以书的封面大部分还过得去。后来有一些还是我自己做的,当然,这就有些无知者无畏了。下面自曝一些不算太黑的黑历史。

微信图片_20190608122714.jpg

微信图片_20190608122725.jpg

微信图片_20190608122730.jpg

微信图片_20190608122736.jpg

微信图片_20190608122742.jpg

现在想来,非常感谢出版社宽松的环境,竟然每本书的封面都交由编辑自己决定。主编意见?不怎么存在。主要那时候社里其他同事都在做教材,而且封面可以说风格千篇一律,所以主编也不太会关注一两本市场书的样子。更何况,一个对图书出版没有太多追求的主编,不去指导就是最好的指导,不是吗?

从我自己早年做的这些书的封面可以看出来,我的封面大都比较依赖插画,而我也算在这方面积累了一些经验。所以我知道怎么和插画师沟通我想要的效果,同时,我也会在一开始就选择我要的风格的插画师的作品。这是我与现在很多试来试去折磨插画师和设计师的编辑最大的区别。编辑要在折磨别人之前,自己先想明白自己要什么,而不是让所有人陪着你一起试感觉。

前两天看到一篇编辑手记,写了一套书从第一稿到最后定稿的事情。我的一位合作插画师看了以后很气愤地说:“这是典型的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甲方,还特别陶醉于自己的追求完美。”听了她的话我才去看那篇文。比起文章,结尾的那些留言更有意思。

很多留言都说第一稿插画好,也有少数支持终稿,尽管终稿感觉没有特点,但是符合图书定位。我看后也和编辑好朋友讨论,我说换我的话也不会选择第一稿的插画,内容表达直白,而且缺乏套系感。但最关键的问题不是这些插画好不好看,而是,为什么会有这种和最后定稿完全不同风格的插画出现?这是浪费大家彼此的时间,这不是追求完美,这就是编辑不专业的典型表现。

编辑是经验性工作,如果每一次都是靠“直觉”去试,很难提高自己的编辑能力。很多人都会把好不好看当成纯粹的感觉,而不去讨论为什么,这是受到我们美术教育基本为零的影响。在我最近读的一本日本作者写的讲色彩构成的书中提到,构成类的课程在日本小学就开始渗透,他们的教育目标是从小养成对基本造型和色彩有美的感受力的人。既然是课程,当然不会是全凭感觉,所以那些只和我说“我感觉”“我喜欢”之类的从业者,我一般都认为是不专业的。

直觉和感觉当然都很重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这种偏好和从小的成长环境有关,也与受到的教育有关,在审美基础上的偏好是个体的事情,没有对错,而且绝对不能作为工作中的指导标准去和合作伙伴沟通。这种沟通是无效的,也是没有意义的。

那篇文章留言中也有人说,编辑不要管封面设计的事,都交给设计师就好了。这也是一种以偏概全的想法。不仅编辑是凡人,设计师也是普通人。设计师不会对接的每一个项目都十分感兴趣,更不是每个设计师都像铃木成一那样细度每一部作品,很多设计师做设计还是需要从编辑那里得到关于书的更多介绍。同时,编辑相对来说(只是相对)更了解书是做给谁的,市场情况如何,尤其是公版书,或者有不同版本的书,编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表达也是关键。

设计师与编辑之间需要充分沟通,彻底了解图书内容和方向,才好做出彼此满意的结果。编辑和作者之间也是如此。

我曾经写文说过我那本《粗糙食堂》的封面过程。那本书我只是作为策划编辑,帮助我的作者和出版社的编辑沟通封面,而封面是由出版社编辑与设计师沟通设计。我们在其中一版封面中出现很大分歧。设计师给出了一版用与内文风格完全不同的插画做封面图,且这个封面的气质也与内文完全不同。

尽管我和作者也同意这个封面很吸引眼球,但是,对于绘本类的图文书,用作者的图是基本常识,如果觉得作者插画不够好,那么尽量在封面上弱化插画部分,甚至不用插画都是可以的。编辑既要站在市场角度考虑,也要站在作者立场角度考虑。

我的确看过一本讲畅销书的书,作者认为封面不必一定和内文契合。但这是一种观点,而不是一条真理。我们在处理图书封面的问题上,存在很多观点,很多观点还是冲突的。我觉得这也是好事,这样才会更多元。无论多好的封面设计,都一定会有人觉得“这是什么玩意儿”,而无论我觉得多差的书,我也会在读者评论中看到“我好喜欢啊”的留言。

像这种冲突性的观点还有“设计感”。很多人追求有“设计感”的设计,但是到底什么是设计感呢?我昨天和编辑好友说:“那我现在就不喜欢有设计感的设计。”一本明明做平装挺好的书,非要做精装、特种纸加护封,封面字体不仅特意设计了,最后还烫金。这样设计制作出来的书丑吗?不丑。那好看吗?没有特别的感觉,而且我觉得过度包装了。我会计算着一本书的定价里有多少要贡献给这个设计。

不过这也只是我个人的观点,是我对做书的标准。每个人都有自己衡量的标准,而且我相信,只要不是一个固化的人,那么他对书的认知会不断发生变化的。他对于一本书,设计与成本,设计与内容,设计与市场之间,一定会选择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那么一本书的封面到底听谁的?其实根本没有标准。一本书是作者、编辑和设计师共同完成的作品。在我们对一本书发表意见时,请先扪心自问,你对这本书内容足够了解吗?你对这个领域的市场了解吗?你对目标读者了解吗?你对设计和插画有比较系统的认知吗?如果站在你的角度,对以上问题的回答还不够清晰的时候,多听听别人的意见是没有坏处的。而有效的交流,一定建立在“非感觉”“讲道理”的基础上。

越是有专业能力的人,才越能把自己专业领域的事情讲清楚,而绝不是,你是外行你不懂,听我的就好。这是多么傲慢的想法,也会导致不平等的合作。如果你自认为自己想得清楚但是表达不清楚,那么请练习下表达,不会沟通是职业技能缺陷,会影响任何协作型工作。

而the Big One?不存在的。

(本文编辑:周贺)